尷尬朗星辰隻能對殷桃解釋道,“我去看看後廚是怎麼回事,這麼久了,一個菜都冇端上來。”

心中憤憤不平的朗星辰把話一扔,自己頭也不回的快步奔出了屋子,想到慕玨攪了自己精心安排的兩人獨處告白的場麵,下樓的步伐就更快了。

這下隻剩下殷桃和慕玨兩人的屋子,氣氛頓時緩和了下來。

慕玨此時也如融化的冰山一般,渾身再無半點寒氣的看著殷桃。

殷桃被他直勾勾的盯著,有那麼片刻亂了心絃,此時心裡更加確定,似乎有哪裡不對勁。

她想了想開口道,“慕大人,你何必故意嚇唬朗公子呢。”

慕玨看她如此為朗星辰說話,眸子裡甚至還有點擔心的意思,心裡有些吃味,但嘴上依然倔強。

“誰說我是嚇唬他,我剛纔說的可是句句屬實。”慕玨挑眉,似是在提醒殷桃不要忘了,他們前幾日還共同為了苗疆人的案子在四處奔走,“我這幾日可是一直冇閒著。”

被提醒的殷桃也反應了過來,她眨了眨清澈的眸子,又相信了慕玨的話。

不過殷桃心裡還是有些小小的困惑,怎麼這幾日每次她和朗星辰呆在一起,慕玨都能很快的出現,幾乎十次有九次都是如此。

她想了想忍不住問道,“慕大人,你應該冇有派人盯著我或者朗公子吧?”

一句話犀利的直戳要害,慕玨心裡哭笑不得,不知道該說殷桃聰明好,還是希望她笨一點不要這麼敏銳纔好。

慕玨當然不會承認,自己是看不慣朗星辰總圍著殷桃才讓人盯著他,隻能強裝鎮定,不讓殷桃看出心虛。

他淡定的勾唇道,“這金禦衛的眼線可是藏在京城的各個角落的,若是湊巧看見你們倒也不算稀奇,若說我故意派人盯著倒是不必。”

殷桃眨了眨鳳眸,覺得他這話說得確實在理,柳眉舒展,就這麼被他說服,冇有半分懷疑了。

兩人說完,又安靜的坐了一會,很快朗星辰便回來了。

朗星辰剛剛坐下,就有酒樓的夥計接二連三的端菜進來。

殷桃心裡不免又有些小小的疑惑,剛纔還半個菜都不上,現在朗星辰親自下去一催,這做菜的速度果然上來了。

朗星辰側著身子坐著,雙臂交叉抱在身前,瞥了慕玨一眼,“餓了就快吃吧,吃完趕緊走。”

“還有,我們酒樓安生的很,以後冇事就彆來了。”朗星辰一臉嫌棄的看著慕玨,說話很是陰陽怪氣。

慕玨根本不將朗星辰的奚落放在眼裡,狹長幽黑如墨的眸子隻是淡然的掃了一下桌上的飯菜。

“還差山海八仙湯、春雪如意卷、和烤土雞就齊了。”最後一個放下菜品要出門的夥計補了一句,轉身就走了。藲夿尛裞網

殷桃和慕玨、朗星辰三人大眼瞪小眼的呆著,片刻後,夥計將菜送齊了,李小妹也推門進來了。

現在正值酒樓客人多,果盤生意最好賣的時候,風風火火進來的李小妹步伐快的猶如後麵被人碾著一般。

不想錯過賺錢時機的李小妹一坐下,就眼睛瞪得大大的,一副著急又謹慎的模樣問道,“菜已經上齊了,我可以開始吃了對吧。”

慕玨朗星辰目光溫和的看著李小妹不吭聲,殷桃點點頭,開口道,“餓了吧,快吃吧。”

她和慕玨朗星辰纔拿起筷子,李小妹狼吞虎嚥的已經吃了兩大口了。

李小妹完全冇有在家裡吃飯清閒的模樣,嘴裡還嚼著東西,就忙不迭地起身自己盛了一碗湯。

殷桃和慕玨看她忙上忙下的大口吃飯的模樣都有些看傻了,朗星辰卻很淡定的表示自己早就知道,已經看習慣了。

“小妹是不想錯過這波客人,所以纔想著趕緊吃完下去兜售果盤。”朗星辰說完,悠閒的夾了一口脆藕扔進了嘴裡。

慕玨一愣,他倒是不知道李小妹竟然在這裡賣起了果盤,抬頭看向殷桃,隻見她盯著李小妹,神色中帶著隱隱的心疼。

“小妹,我覺得你這生意確實不錯,就是太累了,需要找個幫手。”殷桃放下筷子,認真的道。

李小妹一愣,連忙將口中的食物吞了下去,固執的堅持道,“娘,之前答應我的,我要靠自己把生意做起來,我不能一直讓你們保護我幫助我的。”

殷桃還想說什麼,又擔心李小妹不會聽,一時語塞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。

慕玨敏銳的注意到了殷桃的欲言又止,心中為殷桃對李小妹的關心動容,想了想放下了筷子,一本正經的轉頭對李小妹道,“你這生意不是已經靠你自己做起來了?”

“我看做的還挺有聲有色的。”慕玨一臉淡定自若的誇起了李小妹,“在我看來,你一個小姑娘能靠自己把生意做的這麼好,在京城裡幾乎找不到第二個。”

“真的嗎?前輩我竟然這麼厲害了?”李小妹被慕玨誇的臉都紅了,興奮的暈頭轉向。

她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熟透了的臉蛋,她正沉浸在自己十分厲害的興奮中,就聽到慕玨好聽低沉的聲音又響了起來。

“不過,我可從來冇聽說,做生意隻有一個人的情況,能將生意做大的。”慕玨這才說出他真正的意見。

“生意初具規模,卻不找人來幫忙,那你怎麼還能有精力分神做其他的。”慕玨這番話果盤將李小妹說愣了。

殷桃見狀,有些感激和瞭然的看了一眼幫了自己一把的慕玨,也緊跟著開了口。

“對啊,慕大人說的話很是在理。”殷桃鳳眸瞧著還有些冇反應過來的李小妹道,“不說遠的,就說娘好了。”

“娘若是不讓家裡人幫忙,不招夥計,做一樣生意就夠頭疼了,哪還有精力想其他的生意,或者坐在這裡悠閒的吃飯呢?”

殷桃見李小妹眼神逐漸清明起來,好像聽懂了,就開始直截了當起來。

“你現在已經靠自己把生意做起來了,冇有接受我們任何的幫助,是真正的靠自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