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桃握緊了手裡的鞭子,道:“不會說話就彆說話,早知道你狗嘴裡吐不出象牙!”

“你他媽……”

啪!

又是一鞭子抽了過去,這鞭子擦著殷旺的嘴,劃過脖子,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
殷桃的語氣森冷,“再罵一句,殺了你哦。”

殷旺縮了縮脖子,“……你敢!”

鬨得太僵了,陳氏不由得笑著上來打圓場。

“小妹,你看這……你看這都怎麼弄的,你大哥不是這個意思,是他不會說話,我們兩個過來就是想讓你把那個楚楚弄走,爹和娘這幾天天天吵,都是那個楚楚害的!”.八

“那你倒是給我說說,楚楚做了什麼?”殷桃冷笑著開口,“我聽著。”

陳氏臉色僵了僵,“這你大哥剛纔不是已經說了嗎?那個叫楚楚的小賤人勾引咱爹,還想著讓咱爹休了咱娘,呸!真不是個東西!”

“就這?”殷桃把手裡的鞭子放下,一字一頓道:“這些隻是你們的一麵之詞,如果殷老頭真的要休了你們娘,那也是他的事,賴不到彆人頭上。”

“你!”殷旺還想上來和殷桃理論,殷桃又抓起鞭子。

這可是她特意練的,打人特彆精準,力道特疼。

“滾不滾?你們現在住的可是李家的房子,我想讓誰住便讓誰住,不服氣的話,滾啊!”

殷桃厲聲說道:“不滾是吧?”

“走走走,我們走。”

陳氏不敢和殷桃對上,現在她當大嫂的還真有點怕這個小妹。

回到北院之後,兩人直接撞上了殷老頭和楚楚。

殷旺想上去拽楚楚,嘴裡不乾不淨的罵道:“你這個下賤的東西!”

楚楚可憐兮兮,梨花帶雨的往殷老頭身後躲,一說話聲音便嬌嬌柔柔,“老爺,大公子真是要打奴家嗎,奴家好怕,老爺一定要保護奴家啊。”

本來就是個色批的殷老頭哪能抵得住美人的誘惑,他立刻瞪圓了眼,朝著殷旺吼道:“你個小兔崽子出息了是不是?看他媽的我不一鞋底呼死你!”

說著殷老頭脫下鞋就想打,在他身後的楚楚眼中劃過一抹嫌惡,皺著眉退後了幾步。

“哎喲,爹,您彆打我!我這也是為了您好!”

殷旺一邊跑,一邊叫。

反正這個小賤人不能當他後孃,他娘都那麼老了,肯定不能再生,到時候爹孃要是能從小妹那裡坑來銀子,還不都是他繼承?

殷老太聽到聲音從屋裡衝出來,一把扯住殷老頭。

“你這個老不死的東西,一把年紀了還被個狐狸精迷住,現在又要打我兒子,我跟你拚了!”

楚楚眼珠轉了轉,害怕的說道:“老爺,老夫人好可怕啊,老爺是老夫人的相公,自古以來三從四德,相公就是天,她怎麼能打老爺呢!”

殷老頭越聽越是這個理,啪啪幾巴掌就朝著殷老太的臉上扇了過去。

“你個狐狸精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!”

殷老頭和殷老太打做了一團,鞋子橫飛,頭髮亂抓,楚楚又往後退了兩步。

至於陳氏和殷旺,他們兩個倒是想上去攔,但是又怕被誤傷。

北院裡麵頓時烏煙瘴氣,而殷桃也早已聽到了這些聲音,不過她不想去理會,愛打就打,鬨吧鬨吧,鬨得越凶越好,就怕他們不打不鬨。

侯氏聽著那邊的聲音,忍不住嘲諷道:“娘,那邊又鬨開了。”

“不用管他們,咱們出去走走,讓南風把門看好就行了。”

左右那殷家一家人不能把房子給拆了,殷桃不想聽他們狗咬狗打架,再把耳朵給臟了。

那天殷桃在蘇馥屋子打了四槍,這件事被蘇馥瞞的死死的,就連蘇府的護衛都不知道怎麼回事,所以周圍的人自然冇有一個人知道那個夜晚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殷桃見蘇馥瞞的如此嚴實,心裡很滿意,又想到了那晚幫自己的慕玨。

在這件事情上,自己確實欠了慕玨一個人情,早晚得想辦法還上。

還在殷桃冇有想出辦法還人情的時候,慕玨便親自登門討債了。

花廳裡,兩人落座。

“慕大人,你怎麼又來了。”

慕玨一頓,就朝著後麵招了招手,道:“搬過來。”

他轉頭看著殷桃,道:“怎麼,不歡迎我?”

“這是……小龍蝦!”殷桃看著那人搬上來的木桶,眼前一亮。

自從她來到這個朝代之後,魚蝦也吃了不少,可就是冇見過小龍蝦。

“小龍蝦?”慕玨一愣,往桶裡看了一眼,“為何如此稱呼?”

殷桃訝然道:“那不然,怎麼稱呼?”

“偶然從外族換到的,看著新鮮,顏色紅潤,養著倒是不錯。”

殷桃對其他的花花草草和活物冇什麼這麼大的興趣,不會如此情緒外露,表現的這麼激動,可這是小龍蝦啊!

遍訪整個大乾朝,都找不出一隻活生生的小龍蝦,而這個桶裡有一二三四……也數不清多少隻了,每個都活蹦亂跳,看著生機滿滿。

“哦。”殷桃想起來了。

在她原來那個世界的古代,小龍蝦本來就是本土冇有的,這小龍蝦就是後來才從外國入侵,大量繁殖,才被抓住擺上了餐桌,是真正的洋貨。

“不知道慕大人晚上可有空,留下吃個便飯吧,正好我把這個蝦給做了。”

殷桃腦中已經給這些可愛的小龍蝦想好了做法,經典詠流傳,麻辣小龍蝦。

慕玨不可思議的看了看小龍蝦,又看了看殷桃,道:“這些蝦能吃?”

“怎麼不能吃,做出來可好吃了,尤其是麻辣味的!”

說是這麼說,殷桃伸出手想捏起一隻小龍蝦的肚皮看看,肚皮顏色淡的好吃。

可是她瞅著小龍蝦揮舞著鉗子,兩條觸鬚一個勁兒的動,看起來就不是什麼善茬,她怕憑她的手速,手一伸進去就被夾住。

殷桃隻能無奈的說道:“慕大人,麻煩你把這小蝦的肚皮翻過來我看看。”

慕玨疑惑,“為何?”

“如果你是廚子,做飯的時候不得看看食材新不新鮮?”

慕玨隻好迅速出手,直接用手拽著小龍蝦的兩條鉗子,讓蝦不能動彈,然後利落的把肚皮給翻了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