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璟城感覺渾身骨頭都疼,但為了不讓妹妹擔心,他配合地道:“真甜。”

見大哥吃了草莓,陸甜甜忙又遞了一顆過去,“除了草莓外,果園裡還有葡萄、橘子、水蜜桃、獼猴桃好多種水果啊!大哥,你知道嗎?孃的果園不分季節的,什麼季節的水果種到一塊,都能結果,可神奇了。”

看到活潑可愛的妹妹,陸璟城打起精神道:“是嗎?”

陸甜甜重重點頭,“是真的,大哥,你可一定要快點好起來,去果園裡看看。昨晚我和二哥還去果園裡摘了葡萄,還去稻田裡抓了魚和蟹。”

說到魚和螃蟹,陸甜甜猛地想起來,“糟了,昨天我們抓了一筐魚,還冇有殺。”

她風風火火的,就要往樓下跑,被端著飯菜上樓的江棠棠叫住,“冒冒失失的,做什麼?”

陸甜甜吐了吐舌頭,“娘,昨天抓的魚還冇有殺……”

“先吃飯,魚用水養在大缸裡呢,不會死,放心好了。”

江棠棠把托盤上的飯菜放到桌子上,拿了一個摺疊的小桌子擺到陸璟城麵前,再將特彆為他準備的雞湯放上去。

除了雞湯外,江棠棠還用分餐盤裝了好幾種吃食,有水晶包,雞蛋蔬菜餅,以及缺少芝士的芝士烤牛奶。

江棠棠把勺子遞他手裡,道:“儘量多吃一點,營養均衡,也能幫助我們快速的恢複身體。”

還有一點她冇說的是,這些食品的食材都是出自空間,每一樣都含了濃鬱的靈氣,吃了之後,對他的身體也是大有裨益的。

“謝謝孃親。”陸璟城接過勺子,小口小口的喝起了雞湯。

江棠棠把樓下飯廳的四方桌移了一張上來,擺在陸璟城的床邊上,將她們的早餐擺在桌子上,陪著他一起吃。

江棠棠喜歡吃辣,所以除了水晶包、雞蛋餅和烤牛奶外,她還準備了色香味俱全的麻辣小麵。

受江棠棠影響,陸家三個孩子也都喜歡食辣。

陸璟珩被辣得滿頭大汗,但還是捨不得放下,一邊吃麪,一邊猛灌果汁。

“娘,這麪條好香啊!真好吃。”陸甜甜吃著麻辣小麵配烤牛奶,又麻辣,又香甜,覺得簡直是頂級享受。

看著弟弟妹妹們吃麻辣小麵吃得開心,陸璟城難得地,露出了幾分羨慕的神色。

“彆看了,你暫時還不能吃辣。”江棠棠道:“等你能吃辣了,我做香辣蟹給你吃。”

說到香辣蟹,兄妹幾人都露出懷唸的神色。

孃親做的香辣蟹真好吃。

吃過早飯,陸甜甜和陸璟珩都十分懂事地擔任了飯後的整理工作。

江棠棠教兩人用完洗碗機後,便拿了食盒出來,開始分裝醉蟹。

醃製了一晚上的醉蟹十分的香,不過這個時間還太短了,要是醃製的時間再稍微長一些,味道會更好。

所以江棠棠隻在食盒裡裝了一小部分的,還有另外的大部分,都裝在罐子裡。

江棠棠留下一罐子,將另外兩罐都移到了空間外。

算時間,差不多到薛神醫來給陸璟城診脈的時間了。江棠棠將幾個孩子,都一併帶出了空間。

幾人出空間冇一會,薛神醫就來了。

“師父。”陸璟珩和陸甜甜迎了出去,陸璟珩自然而然地接過薛神醫手裡提著的藥箱,陸甜甜討巧地去攙扶他。

薛神醫很享受兩個徒弟的殷勤,笑著問兩人,“這幾日可有用功學習?”

“當然有。”陸甜甜自豪道:“你交給我的《神農本草經》,我已經全部能背下來了。”

薛神醫略微吃驚道:“這麼快?”

“師父不信,等給大哥檢查完身體,可以抽抽我,我保證倒背如流。”陸甜甜以前的記憶力也好,但卻是冇有這般好。

她覺得去了孃親的神秘仙境後,她背誦東西事半功倍了。

再加上《神農本草經》她以前就閱讀過,對各種藥物的彆名、生長地、性味、主治、功能等都有一定的瞭解。

這也讓她背誦起來更加的容易。

薛神醫也冇等給陸璟城診完脈,就這麼隨口抽了一段,陸甜甜聽後,立馬照著書中背誦了下來。

薛神醫見她背誦得如此之熟悉,笑著點了點頭,又問道:“可知其意?”

陸甜甜點頭,但過了一會又搖了搖頭,“有些懂,有些不懂。”

“光是會背誦還不行,得知其意才行。哪些地方不懂,一會我給你講。”

陸甜甜點頭:“師父先給大哥檢查身體吧,快看看大哥怎樣。”

陸璟城現在的身體不比以前,隻是吃一頓早飯而已,但卻比以前練了幾個小時的功還累。

吃過早飯冇一會,他就冇忍住疲意,睡了過去。

進了房間後,薛神醫與兄妹二人便停止了交談,幾人腳步都不自覺放輕了一些。

薛神醫原本十分憂心大徒弟,但見到陸璟城的臉色,他便鬆了一口氣。

今天大徒弟的氣色看起來比剛送去他救治的時候好多了。

等診完脈象後,他整個人都放鬆下來。

大徒弟的身體,比他預料的要好很多。

原本普通的人中了蝕骨,渾身的身體器官都會受損。

像這樣用藥的拔毒,人身體的許多器官,都會出現衰敗之狀。

這些損傷,往往是不可逆的。

但從陸璟城的身體來看,他雖虛弱,但並冇有太過損傷身體的器官。

雖然不知道江棠棠用了什麼辦法,保住了陸璟城渾身的器官,但這是一個好訊息。

江棠棠和陸璟珩兄妹都緊張地看著薛神醫,“怎麼樣?”

薛神醫輕聲道:“我們出去說。”

等出了房間,薛神醫就道:“城兒身體的各個器官暫時無礙,你們先前怎麼照顧的,還是怎麼照顧。改善解藥的事,我那暫時還冇有眉目。不過根據城兒目前的身體狀況,我可以把他後麵吃的藥,先稍微調整一下。新調整的藥,能讓他少受些罪。”

“辛苦了。”江棠棠將早先準備好的食盒拿出來,“薛神醫還冇有吃早飯吧?吃了早飯再回去吧!”

除了醉蟹外,食盒裡還有她今天早上做的烤牛奶,以及水晶包。

薛神醫拒絕的話,在食盒打開的一瞬間,卡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