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釀看著鏡子中兩個人,臉色一紅,心跳得更加厲害。

“好不好看?”

溫釀抬起頭,朝著霍曜拋去一個媚眼。

“很漂亮。

霍曜點頭,看著鏡子中的溫釀,眼神柔和,嘴角的笑容也變得異常的明媚。

溫釀被霍曜看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好了。

溫釀笑道。

“你先去洗澡吧!”

霍曜伸手揉了揉溫釀的腦袋,輕聲說道。

“好的。

溫釀點了點頭,便轉身進了浴室。

……晚上的宴會,溫釀早就做足了準備,打扮得光彩照人。

她今天穿了一件紫色的拖尾長裙,裙子的腰部收緊,恰到好處地勾勒出了纖細的腰肢,使得她的身形愈發窈窕。

腳踩著七厘米的高跟鞋,將溫釀的身材顯得格外性感妖嬈。

這樣的溫釀,看得霍曜眼睛都捨不得移開。

“阿釀……”溫釀走出浴室,剛好聽到霍曜喊自己。

“怎麼了?”

溫釀笑著問道。

“我可以抱你嗎?”

霍曜看著溫釀,小聲問道。

“當然。

溫釀笑著點頭。

霍曜見狀,連忙伸出雙臂,將溫釀攔在懷中。

溫釀感受著懷中熟悉而又讓她迷戀的味道,心裡湧起一股甜蜜,臉上的笑容也愈發璀璨。

“阿釀……”溫釀聽到霍曜的話,疑惑地眨巴著眼睛。

“我可以親親你嗎?”

霍曜輕咬著唇瓣,看著溫釀,一副羞怯的樣子,說道。

“你想親我嗎?”

溫釀看著霍曜,笑著反問。

霍曜聞言,有些不敢直視溫釀的雙眼。

他知道自己對溫釀有意思,但是他一向不善於表達,更不擅於表達。

“可以嗎?”

霍曜低聲詢問道。

“當然可以了。

溫釀看著霍曜,點了點頭,“但是阿曜,你要是想親我,我可不會給機會給你的。

聽到溫釀的話,霍曜的臉頰瞬間通紅。

“我……不會亂來的。

溫釀看著霍曜臉頰泛紅的樣子,笑得異常狡黠。

這麼純情,簡直就是一隻小白兔。

“那好吧。

溫釀看著霍曜,點了點頭,笑道,“我等你。

霍曜聞言,抬眸看向溫釀。

溫釀的嘴角噙著淺淺的笑容,臉頰微紅,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兒。

霍曜看著溫釀的臉頰,有些恍惚。

這是第一次,他離溫釀這麼近。

霍曜的心臟猛烈地跳動著,臉頰燒得滾燙。

他緩緩伸出手,輕輕撫上了溫釀的臉頰,感受著溫釀臉上肌膚的觸感。

“好了,我去換衣服。

溫釀推開了霍曜,快速跑進了臥室。

溫釀換上了那條吊墜型鑽石項鍊,將霍曜拉到鏡子前麵。

“阿曜,你看,這條項鍊好看嗎?”

溫釀看著霍曜,笑著問道。

霍曜聞言,抬起頭,看著鏡子裡麵的溫釀,點了點頭,“嗯。

“你喜歡這款項鍊?”

溫釀笑著問道。

“這是送給你的禮物,我很喜歡。

霍曜笑著看向溫釀,“所以,請收下。

溫釀笑了,“我也很喜歡。

……溫釀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已經八點四十五分了。

她和霍曜已經在鏡子前站了很久了,也許,彆人都以為他們兩個是在乾什麼壞事,正在卿卿我我呢!溫釀不想解釋什麼,因為這個時候越解釋越黑,索性她不解釋。

“我先下樓去招呼客人了,你自己隨意啊!”

溫釀笑著朝霍曜擺了擺手,轉身往外走去。

霍曜聞言,立刻追了上來。

“阿釀,你不是說等我的嗎?”

霍曜看著溫釀,笑著問道。

“我現在不等你嗎?”

溫釀看著霍曜,笑著反問道。

“我等。

霍曜認真地看著溫釀,說道。

“阿曜,你真乖。

溫釀看著霍曜的樣子,臉頰再次泛紅。

她從來冇有想到,原來一向冷冰冰的霍曜,居然也會撒嬌。

溫釀想著,便伸出手摟住霍曜的脖頸,踮起腳尖,吻上了霍曜的唇。

“阿釀!”

霍曜被溫釀突如其來的舉動弄懵了,他愣在了原地,一時間忘記了該如何反應。

直到溫釀鬆開他,霍曜的臉上依舊還殘留著溫釀剛纔的餘溫,讓他整張臉變得更加滾燙了起來。

“走啦,彆在這裡丟人了。

溫釀說著,便轉過身,快步朝外走去。

看著溫釀的背影,霍曜連忙大叫著追上溫釀。

宴會大廳裡麵。

賓客三三兩兩地坐在椅子上聊天喝酒。

看著周圍的景象,溫釀有一種錯覺,這裡就像是古代皇宮一般,奢華至極。

這裡的每一個擺設和擺設,全部都是價值連城的東西,每一樣都價值千金。

“阿釀,你今天真美。

霍曜跟著溫釀進入宴會大廳,看著溫釀精美絕倫的臉蛋,忍不住讚歎出聲。

溫釀聽到霍曜的稱讚,心中一喜,臉上卻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。

“謝謝誇獎。

溫釀淡淡地說道。

她的確長得很美,隻是……溫釀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霍曜,臉色有些尷尬。

“阿釀,你今天是最美的。

霍曜看著溫釀,輕聲說道。

溫釀聞言,臉上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。

這樣的笑容讓霍曜心底狠狠顫抖了一下。

他不由地嚥了咽口水,看著溫釀,心臟跳得飛快。

這個女孩兒……實在太吸引人了……溫釀看著霍曜,抿著嘴偷笑,然後轉身離開,不願意再理會霍曜。

看著溫釀的背影,霍曜愣了愣神,也快步跟了上去。

宴會廳的人不少,溫釀看到霍曜走來,便主動和霍曜打了聲招呼。

“你好。

霍曜聞言,看了顧深一眼,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。

“你們聊,我先去招呼一下客人。

溫釀看著霍曜,笑著說完,便朝一旁的侍者走去。

霍曜看著溫釀的背影,目光閃了閃。

阿釀,你真漂亮……“我能邀請你跳支舞嗎?”

忽然一陣柔媚的聲音傳來,緊接著,便看見一名穿著紫色旗袍、妝容豔麗的女子走到霍曜的麵前,笑眯眯地說道。

這是一位非常年輕的女士,身材火辣,長相也非常不賴,可惜,霍曜對於她,並不感興趣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已經結婚了。

霍曜看著那名女子,搖了搖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