郡城,晚八點,雷斯頓大酒店舉辦金融界商業派對,整個酒店的周圍都被保安係統所控製,冇有邀請函的人,禁止靠近。

閃爍的霓虹燈在酒店的大樓上以秒為速度地變化著色彩,節奏感整齊,美觀效果更佳美感。

停車場全部是豪華跑車,雖然眾多車輛,但是冇有一件是一模一樣的,每個車的款式和形狀,都有著主人的代表性。

楚千炫和宇文爍站在一個角落的位置,手裡端著高腳杯,看著周圍穿著西裝的男人帶著笑意的臉在拉攏關係,一些穿著暴露的女人也不覺得害羞,遇到心儀的男人就往身上蹭。

“子昂哥和桐桐姐怎麼還不來呢?”宇文爍有些等候不急了。

“再等會吧,”楚千炫平靜地說道,心裡卻有份莫名的緊張,不知道為何,從早晨那種感覺就一直存在,直到現在,都冇有辦法散去。

“哎,現在這樣的派對,就隻有我們四個參加了,薛凱哥在家陪著梓涵姐和他們的寶貝兒子,小花貓和子瑞哥也是,尤其是子瑞哥,特別喜歡他們家那小傢夥,我上次說抱抱他兒子,他都怕我把孩子摔了,都不讓我抱,”宇文爍抱怨道。

“你不知道孩子是父母的命麼?他們現在都在家裡過自己的小日子了,我們也不能叫他們出來參加這些派對吧,”楚千炫說著,看向宇文爍,說道,“你也該考慮考慮自己的婚事了。”